本社於12月15日(一),於本部B哨鄰近斜坡(有鐵門之處的上方)的租賃區,
  捕捉到一隻橘黃色、未戴項圈的公貓,

  確認無飼主(下有詳述)且未有晶片,視其為流浪貓,予以結紮。
   
 
  而在今日,有兩位同學前來社辦,對此事提出質疑:
  為什麼沒有經過同意,便擅自捕捉貓咪、將牠送往醫院結紮?
  為何將貓咪剪耳,像是毀容一樣?

  對於本社此舉,致使原本友善親人的貓咪,對人產生了警戒、不信任的表現而無法諒解。
 
 
  在此,本社針對同學的疑問,特以此稿說明,
  以避今日之事重蹈,並解其疑慮和澄清對敝社之誤解:
 
  搖尾巴社於本學期開始實行「流浪貓犬TNR」(Trap→Neuter→Return;捕捉→絕育→放養),
  以東吳大學雙溪本部為中心,再慢慢擴展至校外鄰近地區。
 
  近程目標主要針對「校內」不斷繁衍增多的流浪貓咪(多見於地餐旁的停車場、C哨附近、錢穆故居…等),
  以TNR控制其繁殖,希望能減少流浪動物的數量。
  完成校內TNR後,再向外延伸至鄰近地區、周邊常見的流浪犬,以達到「以絕育代替撲殺」的目的。
  目前成果為編號001~005的貓咪(含今日公貓)。
 
 
  同學提出的問題如下,我們將逐一解釋。 
 
 
1.為何沒有經過同意,便擅自捕捉貓咪、並將牠送往醫院結紮? 
 
  本社爲捕捉到的流浪貓狗實行TNR前,會先請醫院為其掃描晶片,
  確認牠們為無人豢養的流浪動物,再施行手術。
 
  而在當日,社員捕捉貓咪時,問過住宅附近人家,
  對方表示貓咪沒有人養,只是會餵;
  問過住宅房東,房東也表示租屋處是不允許飼養寵物的。
 
  之後,
  社員將貓咪送往醫院檢查,發現身上也無晶片,屬於放養狀態,
  斷其為流浪貓,結紮剪耳放養。
  
  對於同學「是否有盡到告知貓咪主人」的質疑,本社確實有經過詢問以及確認,而非欠缺周全的考量。
  
 
2. 為什麼將貓咪剪耳,像是毀容了一樣?
 
  「剪耳」的功能和必要性在於:絕育後之動物須做有效標記,
  以避免重複捕捉,亦能幫助掌握流浪動物族群變化。
 
  而當日動物醫院在爲貓咪結紮後,
  僅在其耳尖處剪一小截,並非如同學所說的,幾乎剪掉了一大半。
 
  然由於貓咪的體型較大,臉部特徵和耳朵相對來說也較明顯,
  有可能是因為結紮剪耳後,視覺上的相對差異而產生此種錯覺。(見照片)
 
 GetAttachment.jpg
  (↑此照片為當未剪耳前公貓。)
  (可連結到此網址,http://blog.roodo.com/polypomo/archives/3014655.html,為網友拍攝的剪耳貓相關照片,可供參考。)
  
 
3. 關於「原本個性友善親人的貓咪,卻在結紮後對人產生了警戒、表現出不信任」: 
 
  同學認為社團「操之過急」,
  以為應與其建立關係(貓咪不會因我們的補抓而嚇到),再為其結紮。
 
  本社能體諒同學對貓咪表現出的警戒心和不信任的心疼感受,然而
  
 
(1)TNR有其急迫性
 
  沒有結紮的貓狗,一年有約兩次的發情期,
  懷孕後平均會生出一窩4~5隻的數量,甚至有過於此的。
 
  與流浪的貓狗建立友善關係固然立意良好,
  但,如何解決動物不斷繁殖的問題,減少流浪動物,更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與本社的目標。
 
 
(2)關於操之過急,捕抓行動嚇到貓咪一事:
 
  同學以為,建立關係至貓咪不會因捕抓而嚇到,再行結紮,即不會破壞貓咪對人類之信任感。
  本社有不同的看法:
 
  即便信任、和人類有良好的關係,任我們捕抓,
  亦會因帶去醫院結紮、麻醉而嚇到,結果是一致的,並無太多差別。
  且如(1)所言,TNR有其急迫性和必要性,這些是大過於「嚇到貓咪」,甚至更為重要的。
 
 
4.補述:關於「飼養的觀念」
 
  法令上對於飼養的認定,在於「是否植入晶片」,未植晶片受檢舉者是必須受罰的。
  我們亦以此為依歸,判斷是否為流浪貓犬。
 
  本社一再強調「責任心」的重要(見本期社刊〈你的愛心有負責嗎〉一文),
  無論是對於法定的飼主或是撿拾流浪貓犬者,必須爲其飼養的行為和撿的舉動負責。
  
  我們認為,所謂的愛心,必須結合行為的一致,
  當一個人能真正爲自己的善意負責時,方才能以「愛心」二字稱之。
 
 
  生命是需要負責的,愛心也是有責任的。
  同學出於愛心,願意自掏腰包購買飼料餵食,解決牠們飢餓的問題,我們肯定同學的付出,
 
 
  然而,
  流浪動物的問題不僅於此。
  餵食的照養,是短暫而非長久之計,不需要承擔法令上飼主的責任。
 
  牠們在寒冷的冬天,在停車棚及草叢裡,然後漸漸長大…,
  沒有結紮的牠們,一年約兩次的發情期,懷孕、生產,又各是N隻小貓小狗的父母親,
  小狗小貓長大後,繼續不斷交配、生產,依舊是流浪動物。
 
 
  流浪的悲劇不斷上演,飢寒交迫、驅趕、生病早夭、被捕抓、甚至是安樂死,
  沒有終結似的,承襲宿命般的。
 
  
  有誰,能為他們的下一代負責?
 
 
 
  「讓痛苦到牠為止」,這是TNR最大的目的,
  也是所有人的冀望,希望大家能一同支持。
 
 
 
  以上。
 
  對於同學們發自善意的給予建議,本社很是感謝。
  對於今日之事,或是搖尾巴社,如還有任何疑問,
  請親至位於愛徒樓的搖尾巴社社辦或電洽社辦電話(校內分機):7463。
 
  謝謝。
          東吳大學 搖尾巴社 2008.12.15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 
◎TNR小常識
 
  TNR(Trap→Neuter→Return;捕捉→絕育→放養),
  以人道捕捉流浪犬貓,施以絕育手術,並以剪耳【註】作為註記,放回原來居住地,
  繼續由社區照顧者提供絕育貓狗各項生活照顧。
 
  TNR應以村里為單位,控制繁殖,逐步遞減社區流浪動物的數量,
  並透過人道對待動物的精神兼顧正當法令程序,是為有效改善流浪犬貓繁殖過度的策略。
  
  政府現行之撲殺政策執行數十載,不見流浪動物數量有效控制。
  實應將從捕捉到撲殺流浪動物所耗費之人力物力,轉撥至絕育,
  順應民間力量,共同迅速而全面地為動物絕育。
 
  放養(TNR)的執行可採村里分區逐步實施,配合安養具攻擊性之犬隻,以消弭居民疑慮。
  而現有收容所應轉型為上述有條件的安養與認養中心,
  將廢置軍營規劃為流浪動物安養所,並納入替代役服役範圍,以降低國家財政支出,更為重要之社會教育。
 
 
【註】:絕育後之動物須做有效標記,以避免重複捕捉,亦能幫助社區掌握流浪動物族群變化。
    自1996年協會推動「讓痛苦到牠為止——流浪動物絕育手冊」,便以金屬狗牌繫於項圈上做識別。
    之後,其他民間團體亦以黃/紅項圈等標示已絕育之動物。
   
    然而,不論狗牌或項圈均有脫落的問題,或致動物被鉤住而發生危險。
    沒有機會被妥善照顧的動物變大變胖時,項圈亦可能對動物造成傷害。
    經評估,在流浪動物之耳尖處剪一小截,對動物傷害最小,
    且識別效果最佳,故選擇以「剪耳」作為註記。
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資料來源:2008大專動保研習營手冊)
 
 
創作者介紹

搖搖尾巴。

mix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謝
  • 我支持你們的作法 我是東吳政治系研究所畢業多年的學長 加油
  • 學長好!!(敬禮)

    PS話說我們這屆社長也是政治系的喔XD

    這些作法也是我們討論很久才決定執行的。
    但是畢竟沒有很多人了解到何謂TNR
    所以我們會在推廣的~
    謝謝學長的支持~
    真的很感動有人支持我們
    真的很謝謝喔

    mixhome 於 2009/01/05 18:43 回覆

  • 獅子王
  • 我也是十分支持,謝謝你們~

    加油加油~這樣的作法才是正確的!!
  • 謝謝:)

    我們會繼續努力的^^

    mixhome 於 2009/04/09 04:3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